平码书籍|武汉两个平码网站
政在你身邊
[新詩風○百家] 李云的詩(五首)
來源:揚子晚報網 2019-04-18 09:53:17

圖片

李云的詩(五首)

            螢火蟲

一個生命垂危著,其病危通知書早就下了
只是你、我、他都忙著自己的事
誰也不去探望它一眼

只有螢火蟲,一路在飛奔
閃著急救車的燈光
馭著這一息尚存,她
電馳一樣趕路

面對都市的燈火
螢火蟲卻茫然失措

螢火蟲在痛苦的回望
一個生命已死亡

一閃一閃,你我他都沒
都沒察覺,黑夜睫毛下
墜落的晶瑩的物質
是螢火蟲的淚

那個死亡的生命叫——浪漫

            靈璧石

玄鐵之黑如誰的面孔,祭祀
一個神誕生的天幕,也是這樣
烏云密布
蒼勁的語詞或骨骼,臥著,佇立
行走,三千年至今,坑凹水凼

要瘦成伶仃,皺紋布滿歲月之頸
一孔漏光,會流淌水與風以及風塵
氣息透過石頭內部的兵帳,石頭
才活著
還要,還要讓它丑到極致
不是敲鐘人和巫婆的那種丑
丑到骨髓以及思想深處的那種

(選擇一塊石頭,我們比
選君王,選小妾
比選擇婚期和死期
比選擇皈依一種宗教和一種主義
還難!)

八音聚攏或潛行
一支兵團在溝壑和石紋里
不去敲擊,他們的潛伏杳杳無期
編磬之聲,遼亮
廟堂、江湖和民間
不偏不倚

            天鵝

黑白相間的吊腳樓,羽衣蓬松
移動
不踩響水和月色

這是可以旋轉、鳴叫
會喚來雪的吊腳樓
頭頂之上,一枚櫻桃比太陽還丹紅

不必猜測它們飛翔多少里
閱盡和瞰視了多少
人間春色
就是一粒雨珠
從頸項滾落羽翅和腳趾
也該是一個四季風塵

草甸的心思也沒有它縝密
淺一腳深一腳,日子嫻靜
絕不會對誰怦然心動的黑楮木
映襯吊腳樓的是一場久違春夢
季風掀起白草和黑水
只是想撩起吊腳樓
怎么會舞蹈的秘密

倏然消失
正如他們悄然降臨
沒有理由的遠走高飛
是呀,他們
比你我自由
吊腳樓會飛

            漢磚畫像

他們怎么就想到了,想到
用陰刻和凸刻的手法在磚上
記下,雙頭鳳凰,伏羲女媧,記下
車騎出巡的春天蹄響,丸劍起舞的刺帛之聲,記下
持笏、持盾、持戟之禮節,還有蹴鞠、馴象的舞步
記下,釀酒釅香,鹽井竹枧轉動,記下

他們怎么就想到了,想到用磚這張不會被蟲蛀的紙
記下,播種,舂米,采蓮。記下
講學之經,儒家之辯的論談,還有
仙人,火星人,庖廚,百戲雜耍者,記下
戰俘的跪姿,寬袖高冠者在斗酒和狎妓,還有

目光撫摸漢時盛世
生動、鮮活、真切
就不把它當成神話去理解
就把它當成隔壁正在發生的事情
去看待
看著看著
他們就想穿越到那里
只是,磚呀你忘了把穿墻術的口訣刻存,讓他們
記下,并知道
此時,他們只能怔怔地看
你的拓片,你的羽衣
黑黑白白,白白黑黑

謁見須彌山并追想那年地震

那年是哪年
眾佛清楚知道
劫難
到來的準確時辰
不辭不避,眾佛說,只要
免除人間罪惡深重的業障
就讓大地的顛狂
只在須彌山境

剎那,飛沙走石,亂石如豆的奔跑
紅土滲出血,如大面積出血疹
那年是哪年

該倒塌的就讓它倒塌
留不住的就讓它湮滅
佛在說
洞窟一豆燈火

斷臂、毀面
這還是佛像嗎?還是
須彌山在說
菩提樹葉長青

佇立凝視
我終會變成須彌山一塊石頭
是我在說嗎?
是的,我在說
那年是哪年

作者簡介:李云,安徽省作家協會秘書長 ,《詩歌月刊》主編 ,中國作協會員, 魯迅文學院33屆學員。曾有小說、詩歌、散文在《人民日報》《文藝報》《人民文學》《詩刊》等刊物刊發,有作品在《人民日報》《人民文學》征文獲獎并入選多種年鑒和選本。

以上內容刊于2019年04月15日《揚子晚報》B4版(《詩風》第113期)。

來源:揚子晚報網
編輯:龔學明 束向紅(特邀) 茅子(特邀)

 

| 微矩陣

揚子晚報網(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 版權聲明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平码书籍 精准排列五十位杀号 时时彩官方APP叫什么 双色球历史号码对比器 大乐透实用死规律 三d10000期走势图 玩游戏小红手什么意思 腾讯五分彩开奖网址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 赛车大小破解方法 官方一分极速赛车开奖记录